发新帖
查看: 596|回复: 0

男友失踪5年回来却失忆,直到家中多人,我才知他是装的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0

帖子

0

积分

青春男女

Rank: 1

积分
0
发表于 2017-9-22 11:50:23 显示全部楼层
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兰溪三日 |禁止转载
楔子
三更,天未明,人未行,正是宵小盗贼出来,的好时候。
幔帐后有年轻男子悠悠酣睡。蔻丹红艳,微凉的指尖一路触至他唇边,他依旧合眸未醒。这是春山窥视他的第三天。
后室柜子前,春山轻送一口气,铁锁无声落入掌心。柜中是她朝思暮想,心心念念的——蜜汁香辣小鱼干。
指尖刚碰到磁碟,手腕被一把擒住,“卿本佳人,奈何为——”本在,熟睡的男子悄然出现在身后,他“贼”字未出口,倏地瞪大眼睛,“你是妖怪!”春山一脸媚笑,一时反扣住他的素手化成利爪。
男子不惊反喜,清亮的眼神盯着她,“听闻妖怪的名字皆是奇异,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春山。”她甚得意。
被掐住脖颈的男子从袖里掏出一张破烂黄纸,指尖沾着碗底清水在纸上画了几下。
“春山?”他启唇轻唤。
她不由自主应声。
男子笑眼中精光一闪,口诵“收”。与此同时,写着“春山”二字的黄纸拍在了她脑门正当中。
1
春山是在那男子的,醒来的,她揉揉额头刚要下床,忽发现自已的外袍不见了。她急得一把掀了床幔,跳下床来,见昨日那男子正哼着小曲擦鸟笼。
日光氤氲,影影绰绰。一时间,他的身影似曾相识,有点像……饮玉仙尊。想到饮玉,春山有些恍惚,曾以为自己对饮玉爱慕得天崩地裂,沧海倒流,而如今他的面目甚是模糊。
男子抬眸间,正撞上春山略迷蒙的目光,“醒了?”
春山一时回过神来,她眉毛蹙着,走上前,一伸手,“给我。”
他拿过桌上的一小碟鱼干,笑意盈盈地递给她。
春山微愣,迅速吃光,手指,又伸手,“给我。”
男子有些为难:“只这些了。”
她轻蔑一笑,“傻子,谁告诉你是鱼干了?我是说羽衣。”春山的外袍,其实是一件羽衣。披身为袍,离身化羽,对于羽衣族,重若命。
“我藏起来了,”他笑得十分良善,“我娘说羽衣族没有羽衣,就飞不走了。”
春山顿时没了笑脸,狠狠瞪他,“我乃九天仙人,私扣上仙,罪该万死!”
“仙人?”男子目光纠缠在她身上,意味深长,“难怪有道长说,我天命仙妻。”他似乎天生有,人的本领,话语里含着慵懒与笑意。
春山可不领情,袖中刀刃紧紧贴着他腰间,“,!”
眼睛一眨,春山意外地发现刀落空了。男子轻巧地绕到她身后,目光掠过桌上空花瓶,漫不经心地笑,“不瞒仙子,除了少个娘子,我还缺支鸡毛掸子……”
春山大怒,可额头封印的法力还在,她一时手脚发软,“你敢用我的羽衣……”接着半块鱼干塞住了她后边的话。
“乖,别太闹腾。对了,”他抱她,,侧眸一笑,“我姓顾,名晚风。”
清晨,阳光,花木香,迷迷糊糊间,她听到了歌声:“广开兮天门,纷纷兮四海。天君兮顾我,共枕兮晚风……”
从这天起,春山便,住进了顾晚风家里,洗衣做饭,挑水砍柴。百鸟中武力值最高,最难驯服的大风鸟,因为吃了这辈子最贵的鱼干,一时为奴为婢。
顾晚风是个兽医,平日很忙,白天不常在家。实在闲得无聊,春山便开始折腾顾晚风的鸟,尤其那只她顶看不惯的乌鸦。
这日清晨,她正玩得兴致正高,手腕被人从身后抓住,力道之大仿佛要把她的骨头捏碎。她惊愕地转头,顾晚风一脸阴沉地看着她,“春山,你真让我失望。”
她一时又气又懵,她只不过用毛笔戳了戳他的乌鸦,犯得上如此大动肝火?
春山狠狠踩了顾晚风一脚,趁他错神,甩手推开他,转身跑了出去。
春山本就丢了羽衣,现在又跑了出来,只能在街上四处瞎晃,等到日落西山,月入星河,她脚步飘忽,似是要饿晕了……
昏过去的最后一刹那,春山看到顾晚风急匆匆地跑来,抱住她。悠悠春风里,还有一声她来不及听到的叹息。
2
春山讨厌乌鸦,由来已久,根深蒂固。
大风族同乌衣族是世仇。作为族长的春山,与乌衣族公主乐音更是死敌。
从小到大,春山只有一个梦想,就是做饮玉仙尊的坐骑。起初只为给族里争光,后来,她又多了些女儿家旖旎的小心思。
从前在梧山,长老宁真常她看书,说是饮玉仙尊也爱读书。不过春山想,一个坐骑,念书甚是浪费大好春光。
不成想遴选坐骑的大考果有笔答,譬如请列出三十二天的名字以及掌事仙尊的名讳。可惜除了玉完天饮玉外,春山一个都写不出。她只有干瞪眼看着乐音信笔如飞。
最后她输给了乐音,没当上饮玉仙尊的坐骑,这让她对乐音的讨厌又多了一层。
饿昏了的春山再醒来时是在顾兽医的怀里。
她揉揉眼睛,没有尖叫,也没有跳脚。
她本就是只鸟,没那么多男女之别。况且小时在梧山,她也常化作原身钻到宁真帐中,期期艾艾地转着眼珠看他,直到宁真无奈地叹口气把她揽到怀中。
顾晚风的怀抱比宁真的还要温暖些,他把手中的小鱼干喂到她嘴边,“丫头,我们讲和吧。”
春山别开头,“你早晨凶我,我还生气呢。”
顾晚风将那块被嫌弃了的小鱼干又凑到她嘴边,温柔地哄:“乖,等你有力气了,我们再大战三百合。”
小鱼干的香味儿绕着鼻子转,春山想了想,自己实在不该同一块鱼干置气,果断咬了一口。
春山专心地吃着鱼,顾晚风闲着,便随手在床头抽出一册话本,挑着上边有意思的故事讲给她听。
最后一个故事很长……七百年前,不咸山乌衣一族受饮玉仙尊青睐,梧山大风族生妒,夜袭不咸山,借魔界三足鸟之力火烧不咸,乌衣族公主元神碎裂,零落人间,生死不明。
吃饱了的春山缩在顾晚风怀里打瞌睡,唉,又是个凡人捏造的无聊故事。
3
三日后,顾晚风接了个看的活,不是给兽,是给人。城主家的幺,患了怪,面带笑容,沉睡不醒。请了无数名医,都药石罔效。
是夜,云层厚大遮天蔽月,雷声中,巨大的神兽缓缓显形,白色狮身,头有两角。
春山站在院子中,眉梢一挑,故作深沉,“蜃兽织梦,让人沉溺其中,永不醒来,蜃兽以此吸,气。今晚是最后一夜,它现出真身,那,估计熬不过今晚。”
顾晚风敛起平日里漫不经心的笑容,神色略显惆怅,“如此说来,那,岂不是危在旦夕。”
春山摇头笑,“她体内有羽衣族人的元神碎片,怎会轻易死?”
“羽衣族?原身和你一样?”
春山瞪了他一眼,“是不咸山的乌鸦。”
说罢,她从腰间抽出软剑一跃而起。电光火石间,巨兽震动双翅,挟着狂沙向春山袭去。
顾晚风站在廊檐下,看她持着长剑一道闪电呼啸着穿透飓风。等春山再回到地面时,剑尖上的血嘀嘀嗒嗒而落,在她脚边流了一小泊。
蜃兽因为疼痛仰天长啸,比方才更为猛烈的飓风呼啸着向春山疯狂拍来。春山脚尖一跃,本可以轻易躲开,却因羽衣不在身上,法力时有时无,稍微一个停顿,蜃兽的爪子已到跟前。
春山一闭眼。千钧一发间,她却被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。顾晚风抱着她滚到廊檐下。额头落下一个安静的吻,如同微凉的月光倾泻,他在她耳边说:“羽衣就在放鱼干的柜子里。”
她心尖一凛,侧头望去,顾晚风黑白分明的眸子里,满满的,都是她。
春山心动了,她想,凡人所说的枯木逢春,大抵就是这种感觉吧。
蜃兽扑了个空,又呼啸着朝两人袭来。春山抱着顾晚风在地上打了个滚,飞身站起,手中软剑用力掷出,正中它的左眼,蜃兽嚎叫着消失在云层里。
一时间,尘埃落定,风静雨歇。春山看了自己的手,鲜血淋漓,可那并不是她的血。
她慌忙回身跑到廊下,看着那个浑身是血的凡人,忽地哭了。刚刚喜欢上一个人,还来不及告诉他,就要面对他的,,还有比她更倒霉的鸟么。
春山蹲在顾晚风身边,使劲摇他的手臂,直到他睁开眼,笑得虚弱,“丫头,你再摇,我就要被你摇死了。”
春山噘着嘴,抹了把眼泪,“顾晚风,以后不要接这么危险的活了,还是给母猪接生安全些。”
“但是少,”顾晚风咳了咳,伸手擦她眼角的泪,“我读书少,赚的法子不多。”
“!”春山眉毛挑得高高的,气得不轻,“你穿得这么破烂,房子又旧,赚那么多做什么!”
他垂下眼帘,故意编排她道:“有个仙子要以身相许,不过看她的模样,甚是娇贵难养。”
一时静默起来,半饷,春山才扶起他,走了几步,转身扑到他怀里,环住他的腰,埋着头,“仙子说,她很好养,只要天天有小鱼干。”
接下来的时光过得飞快,百花烟柳,黄莺穿林。
春山懒懒地靠在窗边,看着满院飞絮,心里想人间的春天可真长啊。这些日子来,她吃得饱睡得香,可记忆依旧混沌,似乎忘了什么重要的事。
街旁楼上,有十七八女郎,手持红牙板,妙舞清歌。
“广开兮天门,纷纷兮四海。天君兮顾我,共枕兮晚风……”
蜃兽虽已除去,但那,的身子依旧弱得很。城主隔三差五便叫顾晚风去把脉,似乎忘了他原本是个兽医。而顾晚风也是无论风雨随叫随到,春山觉得他在那,身边的时间比陪她的还要长。
暮春时节,一日春山去城主家送药,回来路上恰巧碰到邻居大婶,大婶塞给她一个榴莲,说等他们成亲时,只小猪。
春山红着脸,乐呵呵地抱着榴莲飞跑回家。可她到家却不见顾晚风,桌上孤零零的一个木匣子,里面是她的羽衣,叠得整整齐齐,还有一封,。
“羽衣奉还,可再上九天。”
雪浪纸,朱红字。刚则铁画,媚若银钩。
4
春山自是不会走。身为高雅尊贵的大风,哪有稀里糊涂就被赶走的道理。她抱着匣子,一路走走问问,终于在城外江边找到了顾晚风。
这人居然在江边修了间小草房,看样子是打算常住了。江畔青石,他披蓑戴笠,手拿鱼竿,不动如山。
药房先生说,顾晚风大概没有太长时间了。
春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,看着顾晚风单薄背影她突然切切实实地感到,他和自己不同,他是凡人,他会死。
似是感到背后有人,顾晚风略转头望。
四目相对,春山慌忙后退,可只退了七,八步,她又重新朝顾晚风跑去,狠狠地抱住他。她踮起脚,猝不及防地,轻轻地在他唇上啄了一下,笨笨地含住他的唇瓣,轻一下重一下地吸吮起来。
逃是因为愧疚,回来是为了告诉他,她真的很喜欢他。不管他们的未来能走多远,她不计天长地久,只争朝夕。
一时静谧,安静得能听到风过松针,花落清溪。
她吻过他,又如小猫一样藏到他怀中,面色绯红,捏着他的衣襟,小声道:“顾晚风,不许你推开我。再推开,我就不回来了。”
他不说话,只是把她搂得更紧了。
良久,春山又在他怀里蹭了蹭,“你不是问过我的原身么?其实我住在梧山,是传说中矫情、凶悍的大风一族。我喜欢吃人,尤其是你这样的美男子,你怕么?”
他垂下眼帘,把她的小脑袋捧起来,一脸为难的样子,“我们凡人是成亲后才能让娘子吃的,这可如何是好?不过,”他唇角微扬,“你若着急,也可以先吃一口。”说着,便低头吻住了她。
春山被吻得似梦非梦,她想,这是谁在吃谁啊。平日里那般温文尔雅的男人说起情话来,还真是一点都不斯文。
江边空旷,午后阳光如金,蜜糖。春山枕在顾晚风腿上,双眸半合,东一句西一句地说着闲话。男子擎着一杆荷叶为她遮光,他垂眸瞧她的脸,目光温柔,如一江飘着桃花的悠悠春水。
忽然,春山睁开眼,眸子亮晶晶地看着顾晚风,“话本中不是说,梧山有个星辰汤,可起死回生,连仙人破碎的元神都能修复么。其实,”她顿了顿,“这不是传说。”
5
大风族有训,星辰汤不医外族。但春山还是带他来了,她不要看他死,他们还要成亲,还要生一堆孩子。
梧山离春风城不远,离开之前,顾晚风将家中的鸟送人的送人,放生的放生,唯独留了那只小黑眼睛的乌鸦。
春山隐约觉得,他送得如此干净利落,像是不会回来了一样。
进了山,眼前一片雾霭,春山拉着顾晚风七拐八拐走了好半日。雾气散去,一方宛如美玉的湖水出现在二人面前,波光粼粼,宛如九天星子坠在其中。
春山解开湖水封印,“等你恢复了,我们就成亲。”
顾晚风微笑着点点头,抱着鸟笼缓缓进入水中。笼里的小乌鸦显得也很兴奋,转着小黑眼珠,翅膀呼扇着。
等顾晚风再出来时,却是高冠蛾带,红色长袍,比那些画上的神仙还要光芒万丈,风姿俊秀。特别是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,尤其惑人。明明眉目没有变,却完全是另外一个人……
跟着他怀中的鸟笼也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少女。春山认得的,她是乐音,那只勤奋好学的乌鸦,乌衣族的小公主。
只见乐音睫毛颤了颤,紧接着睁开双眼,眼中水汽迷朦,“饮玉……”
他揽着她,宽慰道:“别怕,你元神刚修复,还很弱。”说着,双手源源不断的仙气溢出,输到乐音娇小的身子里。
一旁的春山呆若木鸡,她只觉一股凉气游走于四肢百骸,最后化为利刃,直插心口。
疼到麻木,却依旧哭不出。怪不得他的眉眼似曾相识。
怪不得他对那乌鸦爱之重之。
怪不得他要保护城主女儿体内的元神碎片。
怪不得,怪不得……他把所有的鸟都送了人,放了生。
他是真的不打算再回他们的家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新帖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免费网址你懂的最新_2018无毒网址你懂的_你懂的【www.avhai.com】  

www.你懂的.com

GMT+8, 2018-10-21 01:59 , Processed in 0.125000 second(s), 26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Tamplated By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