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14|回复: 0

我和郭富城一样,要被,吓死了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0

帖子

0

积分

青春男女

Rank: 1

积分
0
发表于 2017-8-26 14:40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提起给你留下心理阴影最大的角色,很多人脱口而出的是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》里的冯远征。
想到冯远征,是因为我刚看了电影《破局》,豆瓣和知乎的影评都有人提到,演的黑是继冯远征之后让他们最害怕的人,不,不是人,简直是魔鬼,比起《解救吾先生》里的冷血绑匪华子,这次,演的是一个大,!
男主角是郭富城,身份是刑。电影开始一小半之后,大反派,才出现,他像猫捉老鼠一样玩弄着郭富城,甚至带有一丝丝,。
全片有两场他虐打郭富城的戏,从生理到心理全方位的虐,并不,,但是很可怕。
第一场戏在察局的厕所,,郭富城交出他想要的东西,他紧贴着郭,时轻时重地揉着他的,说:我真喜欢你这个大,,你信不信我能把你的屎抠出来。
这台词简直羞耻。不由想到电影片名叫《破局(菊)》,郭富城演的察叫“高见翔”,导演太坏了。
郭富城说:我最讨厌别人摸我的,,还摸那么久。然后他打了,的肚子,打得他直喊“真疼”。
不要被蒙蔽了,这通拳头对,来说就像郭富城的回答一样软弱无力,接下来是他疯狂的,。他把郭富城一脚踹进了厕所隔间,用洗,的龙头塞进他嘴里,残忍的画面我就不描述了。
郭富城想了一个很阴的招要把,除掉,在他的车里装了,,没想到,又掉回头来找他,一边看表一边,的过程让观众替郭富城揪心,好不容易把,哄走,车也炸了,还沉入了池塘,郭富城还在岸边等待了几分钟,确定万事大吉后蹦蹦跳跳回家了。
到家给老婆欢欢喜喜打了,,计划着要生二胎,一开门,恶魔站在门口,炸得破衣烂衫,没有死。
又是一场殊死搏斗,完好无损的郭富城就是被面目全非的,打得差点要,,明明是,看着更狼狈,可郭富城就是怕他怕得要死,俩人的心理素质和气势完全不在一个水平。
和厕所戏一样,每次,都会戏谑地在门口“喵喵“叫,随即破门而入,他没有一点在怕的,仿佛人不是必须,而是爱好。他用斧子破门那一刻,让人想起了《闪灵》。
每次郭富城都以为自己逃出生天了,,就像个勾魂使者又站在了他面前。别说郭富城吓得丧失斗志,作为观众的我也在隐隐发抖。
结尾我就不剧透了,有些影评觉得,演得太用力,像在另一个更夸张的华子。但他明显是有意为之,剧情没有交待这个黑为什么肆意妄为,但从言谈举止里能看出他的癫狂和,人格,他在采访里也说很多桥段是临时设计的。
比如被炸之后闯进郭的家中,他第一件事是找吃的,甚至都没在意郭会不会伏击他,他想到人物已经饿惨了,必须要吃饱才能慢慢收拾对手,这段就是拍戏时想到的。
近年来因为《解救吾先生》,,给大家留下了表演狂放夸张的印象。人之将死不知悔改的华子,《健忘村》里装神弄鬼的村长。
好象邪凶悍变成了他的表演风格,可这些只是他表演路上的一小部分呈现。
我第一次看他演出,居然是个偶像剧,叫《致命邂逅》,有辛柏青、袁立、廖凡。,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配角,喜欢女主角涓子的一个大款,一群俊男美女中混进他这么一张大长脸,和帅没一点毛关系,可是看完的感受是:全剧只有这一个男人能嫁,有情有义,宽容成熟,对女主角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。
第二次是《空镜子》,这次的角色更小,大概只出现了一集吧!女主角陶虹的相亲对象,一个特别爱干净的娘娘腔。他那张马脸,轮廓刚硬,哪有一点柔美,可造型是这样的。
那一颦一笑,那翘起的尾指,还有头上的发网,此物只应天上有,相信看了之后,你会和小陶虹一样受到了一万点伤害。
没多久以后,他在另一部电视剧《浪漫的事》又演了一个配角,女三号的丈夫,一个结巴磕子,但是非常硬汉,不顾家只顾着保护动物。
《钢的琴》里他是用废铁给女儿做钢琴的慈父,《绣春刀》里他是孝顺母亲的老实人,他以前的角色,的是底层小人物。
他有一种能力,哪怕只有一场戏,也能把对手(主角)的风头抢光,他像一个黑洞,《解救吾先生》里只是吃个饺子就把观众的注意力全吸走了。
但这依靠的并不是天赋,而是训练。演华子的时候,他中途没有回过家,怕家里温馨的气氛,悍匪体验,他也刻意不和演公安的演员交流。审讯那场戏为了让头发显得油腻脏乱,他七天没有洗澡。
很早以前他在电影《赢家》里演一个残疾运动员,十几天把手绑在背后,训练自己用一只手和牙齿系鞋带。为了演出脱水感,三天没有喝水,还去,房蒸,。
很多年前我采访过他一次,当时他提到已经当了很多年演员之后他又回到学校重新学表演,一起上课的同学都比他年纪小。
当年他所在的班没有出什么明星,很多人因为混不下去都转行了。他没有长着一张讨观众喜欢的主角脸,这张脸看起来太平凡,还带着点邪气。
所以他很珍惜每一个工作,,甚至采访,。我都忘了那时他有没有凭借《钢的琴》获得东京影帝,应该是没有,因为那篇稿子没有发成。
但我记得当时聊到晚上十点,商场的咖啡馆都关门了,他感觉很多话没有聊完,于是开车转了许久,找到一个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,坐在餐椅已经叠放在桌子的角落继续说,店里还有零星的顾客和服务员,没有人认出他。
在他身上能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渴望,就是把这份他很喜欢的工作做到极致,做到每个人都认同的渴望。
他滔滔不绝地讲他的经历,讲他的学业,讲他的每个角色。那时我就想:这里不缺实力演员,只是没有那么多好的剧本好的角色给他们,也缺少发现他们的眼睛,所以任何微小到不足为道的,,他们都会拼命的抓住。
《钢的琴》获得东京电影节影帝后,,都没有一炮而红,反而是《解救吾先生》的反派让观众意识到他的演技,他的,才慢慢多了起来。
但也没有很多,没有多少是大,和男一号,戏路还有点被定型,把他定型在张狂剽悍,实际他是可以演千面人的,从过往的经验来看。
《破局》里,演的那个穷凶极恶的黑,在恨他怕他的同时又能让你笑出声,他把干坏事当成一种乐趣且沉浸其中,旁人觉得惊恐他却找到了无穷的快乐。
,与这个黑有共同点,他把演戏当成了乐趣,不管是对自身,的锤炼折磨,或是贴合角色的精神紧绷,他更像是在放飞自我,并不像是精心设计过的样子,然而偏偏他又是精心设计过的,只是这种设计用外在的松弛掩盖了。
如果演员里能有一半这么热爱本职工作的人,不敢想我们的影视剧该能有多好看哇!
游客,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avhai.com 【你懂的】  

GMT+8, 2017-9-23 17:24 , Processed in 0.156250 second(s), 27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Tamplated By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