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41|回复: 0

接连四具,失踪,县官毫无头绪,直到一桩活人失踪案找上门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0

帖子

0

积分

青春男女

Rank: 1

积分
0
发表于 2017-7-28 12:25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勺子 |禁止转载



刘老全坚信他昨天夜里看见僵尸了。

作为刘家祖坟的守墓人,刘老全的“刘”跟刘家的“刘”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。他本来是邻县一个游手好闲的单身汉子,田地卖光后实在没法过活,就有人给他介绍了帮刘家看坟地的差事,这一待就是小十年。

刘老全这辈子连媳妇都没娶上,更别说有个一男半女。若不是年轻时候跟着本家长辈跑买卖的路上进过几回最廉价的窑子,那他可能到死都是个没见过“世面”的雏儿。

当年刚到这儿看坟地的时候,刘老全也会偷偷摸摸跑去嫖上那么一两回,后来好死不死害了场病,他就彻底断了那份念想。除去望见水灵女娃儿和,婆姨时候狠狠在人胸脯和,剐上两眼,刘老全还真就是个“守节如璧”的老男人。

独身一人,又没什么可挂念的,刘老全也就攒不住什么钱。事实上刘家开的那点工钱也不容许他有个攒头,就干脆全拿去买酒喝了。

没想到临老临老还好上这一口了,刘老全常常这么自嘲。

他喝酒从没误过事,除了昨天夜里。

刘家刚下葬的三少爷,尸身不见了。

三少爷是害病死的,人没的时候才二十岁,三天前下葬的时候刘老全还叹过几口气。三少爷平日里就连对待下人也是和和气气,没成想活着的时候是个没能好好享福的药罐子,连死了也不得安宁。

刘老全这一整天里已经唾沫横飞地说过无数回了,他坚信昨天晚上看见了僵尸,而那僵尸就是刘三少爷变的。

刘老全住在坟地外缘一间小草屋里,平日里的活就是在坟地巡视两圈,打理打理荒草,看看坟啊碑啊有没有什么破损,再就是提防有人盗墓。可以说他的日子还算清闲。

昨天夜里他一直在小草房里喝酒,前些天刚发了工钱,他从市集上买了点肉自个炒了两个小菜,就一直在那自斟自饮。差不多快到半夜,最后一点酒也喝干净了,刘老全出门,,提裤子的时候忽然听到不远处有声音。

那声音大概是从三少爷的新坟那儿传过来的,听来就像有人跌倒又撞翻了桌子。

可别他娘的是倒斗的!

刘老全这么想着,酒意也醒了几分,赶忙摸上去查看。

当躲在一座坟后头看清眼前景象的时候,刘老全浑身汗毛都炸了,后背一下湿透。

三少爷的坟还没来得及砌砖石,除了墓碑,只有一个不大的黄土堆。而在刘老全眼前,土被翻开了,,盖被挪到了旁边地上,三少爷——那个已死的年轻人,正手脚并用地慢慢爬出深坑。

刘老全一点声息都没发出就吓晕了过去。虽说每天在这些坟堆里转悠,可诈尸这种事情有谁见过?再加上他喝了不少酒本就昏昏沉沉,这一下心神一震,倒是两眼一翻就直接躺下了。

刘老全依稀记得,在睡过去之前看见离三少爷的坟梢远处还有两个人影。

难不成还有别的僵尸?第二天早上醒来后想到此处,刘老全又出了一身冷汗。他壮着胆子上前看了一眼——,空空如也,三少爷已不知所踪。

三少爷尸变了,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。刘老全没敢声张,一溜烟跑到刘家,跟刘老爷,也就是三少爷他爹禀报了这件事。

听闻自己儿子的尸身出了问题,刘老爷依然沉着,而刘夫人立马就崩溃了。除了大夫人这位正妻,刘老爷这些年陆续娶了,姨太太,一个比一个长得水灵。

大夫人,也就是三少爷,,原本还未从儿子早逝的悲伤中缓过劲来,又得知这个消息,差点当场就背过气去,隔了半晌才哭出声来。

刘老爷的意思是不要声张,先把这事压下来,毕竟家门之中出了僵尸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不过刘夫人立马就跟他急了,不管不顾地撒着泼跑到保安队报了案。



张问溪和李大壮在保安队喝着寡淡的茶水,脸上写满无奈。

他们刚把那五具,送到家乡安置好,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就被赵致安派人请到了县里。

赶尸本来就是个辛苦活,跋山涉水千里迢迢,昼夜颠倒风餐露宿,好不容易送到地方了,还得按例花上一天做上一场法事。另外,这次赶尸途中他们“请”老爷们帮过忙,还少不了额,上一番感谢。

忙活完这些刚回到家里,饭还没吃上一顿,好嘛,小县长手下的人到了。

要说是别的事张问溪肯定得把赵致安晾一边去,可这偏偏又说可能有僵尸,所以老人就是再不情愿也带上徒弟赶来了保安队。

“哎哟我跟你们说啊,昨天晚上那月亮可白,我连三少爷脸上那颗痣都看得见。三少爷闭着眼睛就那么往外爬,那胳膊腿一杵一杵就像木头棒子似的……”刘老全的害怕劲过去之后就只剩下“,见过僵尸”的豪迈了,他比比划划地向保安队的人和张问溪师徒描述着昨晚的经历,唾沫星子飞得到处都是。

正当刘老全从三少爷诈尸扯到自己一顿能喝两斤酒的时候,赵致安堆着满脸笑走进了屋子。

“一天到晚屁大点事也要来找我,这县长你干脆让我帮你当得了……”张问溪自然没给赵致安什么好脸色。

“你说说我这一路上,尽给你擦,了!”张问溪呷了口茶,扳着指头数了起来,“进山剿匪那次,也就是咱们刚认识那回,是我救了你的命吧?我还连大壮他师公的遗骨都搭进去了。在那什么小槐镇那次,就、就装神弄鬼找人扮僵尸骗钱那个老神婆,那是我给你揪出来的吧?要不然那一镇子人都不得安生。哦还有,还有那个养了一窝僵尸的村子。那次才真凶险……”

李大壮连忙拉了拉,的袖子,低声提醒:“,这个别提,那次是我找六子搬的救兵。要没有小县长咱们都得交代在那……”

张问溪连忙转过话头:“反正我们师徒两人这一路上帮你摆平了数不清的麻烦,你就说是不是吧。”

赵致安一直有意请他们协助保安队办案,负责处理涉及尸煞阴鬼之事,更重要的是他对这对身怀绝技善良洒脱的赶尸人师徒十分敬服,故而很自然地愿与他们说上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话。

“哎呦张先生您这话说得,见外了不是?”赵致安脸上的谄媚之意更浓了,急急走上前来拉了个凳子坐下,“您二位的恩情我可一直都记着呢,你们为百姓做的事也万万不会埋没!这不是说有僵尸嘛,对付僵尸谁能比得上您二位啊,要不然我怎么老请你们帮忙呢。再说了,就凭咱们这交情,您还真能看着我有麻烦不帮忙啊?”

“诶诶诶打住,我跟你可没什么交情……这茶是去年的吧?”张问溪晃悠着茶杯,话题突然拐了个弯。

赵致安一拍脑袋,立马转过脸去吼道:“怎么办事的,啊?我不是说了要好好招待两位先生吗?不能干事就给我卷铺盖,!”

领教过赵致安驭下手腕的亲兵还在疑惑,为何自家公子对这两个偶然认识的赶尸匠如此客气,冷不丁听到这一声大喊,连忙站直了身子,不敢出声。

赵致安也没再训斥他们,回身又恢复了笑脸:“怪我怪我,是我考虑不周……那咱们这就先吃饭去?”

……

“您看那个守墓人说的有几分可信?”赵致安恭恭敬敬地给张问溪倒了杯酒,诚恳问道。

“我哪知道……”张问溪仰脖一饮而尽,“我就是个赶尸的,又不是神仙。”

赵致安讪讪笑道:“在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眼里,您二位可不就是神仙人物嘛。”

赵致安还要再问,一直埋头大吃的李大壮说话了:“赵公子,早晨在保安队我听说最近几个月已经有好几起,失踪的案件了?”

“呃……对,这已经是第四起了。我们也觉得这里面大概会有关联,可除了刘家,几家事主都没追究。”赵致安叹了口气,“那几家都是穷苦百姓,死了人连口,都买不起,养活活人都难,哪还顾得上死人的事……”

“再说也就是,没了,没别的事发生,除了这回的刘老全,就没别的目击者了。”赵致安收起了笑容,灌了口酒接着说道,“我就是担心又出僵尸……死人死人,死就死了,哪有再来祸害活人的道理!”

赵致安还要再说什么,门外响起了一阵吵嚷声。

一名亲卫推门走了进来:“公子,刘夫人说她想见您。”

“那个三少爷的娘?让她进来。”

亲卫再出门去,领进来一个四五十岁的富态妇人。

刘夫人见到县长,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:“县长,您可得给我做主啊……我那苦命的孩子,您一定要把他救回来……他们,他们都说我儿子是因为命数全阴才会尸变,人变成僵尸就不能再,,了,就,就永世不得超生啊……”

刘夫人神情憔悴,边哭边讲话,身体颤个不住。

待那个痛失爱子的妇人情绪稳定了些,张问溪走上前去道:“那都是不懂的人瞎编的,没有这回事。”

赵致安连忙介绍:“这两位是我特地请来的赶尸高人。夫人放心,这个案子我们一定一查到底。”

刘夫人看了看满身酒气的张问溪,正要说些什么,一个高亢的声音打断了她。

“跟你说了好好在家待着,跑出来做什么!”

众人循声望去,一个身形臃肿的老头走了进来。

“老爷……”刘夫人连忙低下了头。

“有什么事回去再说!”那胖老头重重哼了一声,似乎在极力压制心中的火气,只是碍于县长在场才没有发作。

他向赵致安拱了拱手道:“县长,妇道人家不懂礼数,见笑了。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变了僵尸,是我刘家家门不幸,我认了,就不劳烦县长你操心了。这事,到此为止吧。”

这个刘老爷身上完全没有常见胖子的敦厚可亲的意味,不知为何他眼睛里血丝密布,言行举止都透着一股隐秘压抑的躁狂不安。

一直站在,身后的李大壮盯着刘老爷看了几眼,抽了抽鼻子又挪开了视线。

刘夫人来的时候,酒楼里就聚了一群好事的食客,此刻赵致安一走出来,满屋子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。

赵致安清了清嗓子,环顾四周:“最近,失踪的案件,还有闹僵尸的传言,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。请乡亲父老们放心,今天我就在这儿向大家保证,一定会把这些事情查清楚,还大家一个安稳。所以各位不用担心,该干什么还干什么,好好地过日子。”说到这里他稍稍提高了声音,“不过要是让我知道有人拿这些事情做文章嚼口舌,装神弄鬼搬弄是非,我就请他尝尝咱们县里牢饭的滋味!”

收起面对张问溪时候的那股谄媚劲,不到三十的赵县长已经有了几分威严。



保安队在赵致安的命令下尽力追查,张问溪师徒则是好吃好喝地住进了县长,。

三天下来,一无所获。

刘老全一口咬定自己那天夜里真真地看着三少爷从坟里爬了出来,这几日也尽心尽力地四处奔走帮着打听消息。毕竟再怎么样,这事还是出在他看管的墓园里。不过刘老爷倒是没怎么责备他,这倒是出乎刘老全的意料。

其间张问溪也到坟地看过,排除了刘三少爷变成僵尸的可能。

保安队这边那叫一个焦头烂额。本来这事就可大可小,丢的是死人嘛,不是,案也不是拐卖案,而且也没谁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。可县长大人不知怎么想的,愣是要追查到底。当官的一张嘴,干事的跑断腿,保安队的人这些天心里可都憋着一股火。

查是没查出什么来,坊间传闻倒是愈演愈烈。虽说县长下了禁令不准擅自议论,可再大的官帽子也压不住悠悠众口和法不责众这八个字。于是说什么的都有了,有说尸毒泛滥举村荒颓的,有说天下大乱旱魃出世的,反正怎么邪乎怎么来。

正当保安队一筹莫展之际,有人来报案了。

人口失踪案。

是活人而不是死人失踪了。(原题:《偷尸人》作者:勺子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 ,下载看,精彩)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avhai.com 【你懂的】  

GMT+8, 2017-11-21 04:50 , Processed in 0.156250 second(s), 27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Tamplated By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